魔难亲眼看见:揭秘侵华日军细菌战第100军队

 战役战争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4-28 21:39

图片 1

新华社长春9月 17日电题:苦难见证:揭秘侵华日军细菌战第100部队新华社记者刘硕、张博宇侵华日军第100部队(简称“第100部队”),一个神秘而陌生的番号。日本侵华期间,这支以“防疫”为幌子的神秘部队研究各类致命细菌并制造细菌武器,无数人遭到残害,无数动物植物沦为实验品,整个东北乃至全国都笼罩在细菌战的巨大威胁中。据介绍,第100部队是一个系统庞大的细菌战部队,由本部、分厂和军团兽医部队三部分构成,其中本部是由总务部、教育部和业务第一、第二、第三、第四部构成,分支机构主要在大连、牡丹江等地。所谓的“军团兽医部队”则是第100部队与一线部队结合所设立的特殊的细菌部队,比如日军第20军的2631部队、第11军的2630部队。

侵华日军第100部队,一个神秘而陌生的番号。日本侵华期间,这支以“防疫”为幌子的神秘部队研究各类致命细菌并制造细菌武器,无数人遭到残害,无数动物植物沦为实验品,整个东北乃至全国都笼罩在细菌战的巨大威胁中。

新华社长春9月17日电 题:苦难见证:揭秘侵华日军细菌战第100部队

如今,恐怖的细菌战已经成为历史,日本侵略者企图极力掩盖的历史真相已经被揭开。我们要控诉侵略者当年惨绝人寰的累累罪行,更要记住当年在如此威胁之下,依然顽强奋斗的同胞。这些同胞见证了第100部队带来的苦难,也为取得抗战胜利而不屈抗争。

新华社记者刘硕、张博宇

侵华日军第100部队遗址。 新华社发

侵华日军第100部队(简称“第100部队”),一个神秘而陌生的番号。日本侵华期间,这支以“防疫”为幌子的神秘部队研究各类致命细菌并制造细菌武器,无数人遭到残害,无数动物植物沦为实验品,整个东北乃至全国都笼罩在细菌战的巨大威胁中。

细菌战“恶魔”悄然降临

如今,恐怖的细菌战已经成为历史,日本侵略者企图极力掩盖的历史真相已经被揭开。我们要控诉侵略者当年惨绝人寰的累累罪行,更要记住当年在如此威胁之下,依然顽强奋斗的同胞。这些同胞见证了第100部队带来的苦难,也为取得抗战胜利而不屈抗争。

1945年8月,长春西郊孟家屯附近,一处神秘的院落里,不少日本军人忙着烧毁照片、实验记录和一些相关资料。他们企图完全烧毁的资料里,隐藏着一段多年以来被掩盖的可怕事实。

细菌战“恶魔”悄然降临

1949年12月,由前苏联主持进行的一场细菌战审判,让被隐藏已久的第100部队露出真容。据战犯高桥隆笃、平樱全作、三友一男等人交代,侵华日军第100部队是为准备细菌战而工作。这是三友一男、平樱全作等在审判法庭上。 新华社发

1945年8月,长春西郊孟家屯附近,一处神秘的院落里,不少日本军人忙着烧毁照片、实验记录和一些相关资料。他们企图完全烧毁的资料里,隐藏着一段多年以来被掩盖的可怕事实。

1949年12月,由前苏联主持进行的一场细菌战审判,让被隐藏已久的第100部队露出真容。据战犯高桥隆笃、平樱全作、三友一男等人交代,侵华日军第100部队是为准备细菌战而工作。秘密从此被揭开。

1949年12月,由前苏联主持进行的一场细菌战审判,让被隐藏已久的第100部队露出真容。据战犯高桥隆笃、平樱全作、三友一男等人交代,侵华日军第100部队是为准备细菌战而工作。秘密从此被揭开。

据伪满皇宫博物院科研中心主任刘龙介绍,日本侵华战争中,骑兵曾是重要兵种,需要大量的兽医来进行伤病军马的救治和防疫,因此组建了兽医部队满足此类需求。但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扩大,日本侵略者需要更具致命性的武器,这催生了他们研究细菌武器、发动细菌战的想法。于是,臭名昭著的731部队诞生了,与此同时,第100部队这个“恶魔”也悄无声息地开始制造罪恶。

据伪满皇宫博物院科研中心主任刘龙介绍,日本侵华战争中,骑兵曾是重要兵种,需要大量的兽医来进行伤病军马的救治和防疫,因此组建了兽医部队满足此类需求。但随着日本侵略战争的扩大,日本侵略者需要更具致命性的武器,这催生了他们研究细菌武器、发动细菌战的想法。于是,臭名昭著的731部队诞生了,与此同时,第100部队这个“恶魔”也悄无声息地开始制造罪恶。

侵华日军第100部队技术人员给马匹注射疫苗。 新华社发

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人员赵士见研究相关史料发现,第100部队的前身是1931年11月关东军设立的临时病马收容所,1933年2月,关东军司令部命令临时病马收容所改编为关东军临时病马厂,并将厂址由奉天迁址到新京。1936年4月23日,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向陆军省呈报《对充实在满兵备意见书》,提出“改编‘关东军临时病马厂’,使之成为收治伤病马、防疫、细菌战对策的研究机关,新设‘关东军军兽防疫厂’(挂牌时正式名称为‘关东军军马防疫厂’)”。

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人员赵士见研究相关史料发现,第100部队的前身是1931年11月关东军设立的临时病马收容所,1933年2月,关东军司令部命令临时病马收容所改编为关东军临时病马厂,并将厂址由奉天迁址到新京。1936年4月23日,关东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向陆军省呈报《对充实在满兵备意见书》,提出“改编‘关东军临时病马厂’,使之成为收治伤病马、防疫、细菌战对策的研究机关,新设‘关东军军兽防疫厂’”。

1936年8月1日,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成立,标志着日军第100部队正式成立。1940年底,根据关东军命令,这支部队采用秘密番号,即满洲第100部队。

1936年8月1日,关东军军马防疫厂成立,标志着日军第100部队正式成立。1940年底,根据关东军命令,这支部队采用秘密番号,即满洲第100部队。

以马匹等动物防疫为研究内容的幌子,很快就被扯下。1937年,一份名为“关参一发第一八七七号”的命令文件正式下发,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向日本陆军大臣杉山元命令提请“军用细菌研究从业者命令件”报告,任命高岛一雄等人从事军用细菌研究。至此,第100部队从此前宣称的防疫研究,正式走向了有组织的国家军用细菌研究。“这标志着第100部队正式走向了国家有组织犯罪的不归路。”赵士见说。

1 2 3 尾页

第100部队存在期间,“魔爪”伸向了很多地方。据介绍,第100部队是一个系统庞大的细菌战部队,由本部、分厂和军团兽医部队三部分构成,其中本部是由总务部、教育部和业务第一、第二、第三、第四部构成,分支机构主要在大连、牡丹江等地。所谓的“军团兽医部队”则是第100部队与一线部队结合所设立的特殊的细菌部队,比如日军第20军的2631部队、第11军的2630部队。

就在日本侵略者忙于秘密研究细菌武器、准备发动细菌战的同时,党领导下的东北地区抗日武装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歇。第100部队正式成立的同时,在吉林通化、抚松等东北多地,东北抗联第一军、第二军等武装力量给侵华日军带来了有力打击。抗联的队伍在一次次战斗中不断发展壮大,英勇的东北人民也投入到打击日本侵略者残暴统治的洪流中。这样的形势,也刺激着近乎疯狂的侵略者,企图用杀伤力更大的细菌武器来消灭反抗的力量。

在苦难中顽强抗争

一直以来,侵华日军731部队臭名昭著,其大量使用人体进行细菌实验等罪行令人毛骨悚然。研究表明,第100部队作为731部队的“恶魔兄弟”,其恐怖罪行较731部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但是,为何第100部队的真相一直鲜为人知?

赵士见说,日本侵略者因为担心战败后罪行暴露,战败前夕,日本陆军省命令关东军司令部将所有有关第100部队的资料、器材全部销毁或带走,厂房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。在战后长春市进行调查的资料中,曾在第100部队中担任过车夫的市民王均说,当时他看到部队办公室门前有人用汽油烧毁数千张照片,烧了一夜还未烧完,很明显是在毁坏证据。

第100部队的残暴罪行不可能被烧尽。吉林省博物院原党委书记、副院长赵聆实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第100部队的相关研究。通过对当年见证人的多次走访,赵聆实等专家揭开了这支部队一直试图隐藏的累累罪行。